离婚后,前夫说他命里缺我

离婚后,前夫说他命里缺我

作者:四月栀子

主角:舒嘉年付榕森

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

《离婚后,前夫说他命里缺我》小说试读

舒嘉年挑下眉,没答应也没拒绝,她不想在这里继续看他们的亲昵,干脆转身走出病房。

舒嘉年背影笔直,受了伤的手小心翼翼垂落在身侧,她步调走的不快,每一步都用尽了力气。

除了医院舒嘉年跟程雅打了声招呼,说还有点事没处理好,要先回公司。

程雅那股子火气还没降下来,一听舒嘉年说要去加班,蹭地一下又暴躁起来,“我还没找那臭小子算账,他倒开始针对你了!”

“妈,你误会了。”

“嘉年,你可得把阿森给看好了。”程雅一脸正经说道:“桑榆对阿森有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你俩的矛盾还得自己关上门来谈,别让那丫头钻了空子。”

闻言,舒嘉年心底一暖。

她是幸运的,至少在付家还有人始终护着她。

舒嘉年莞尔一笑,动作亲昵地挽着程雅,略带撒娇说道:“妈,我好久没有单独陪您说说话了,今晚我做几道小菜您陪我喝几杯?”

她一撒娇程雅几乎就没折了,宠溺摸了摸她的头发,“你啊,就会哄我开心。”

——

桑榆闹了几次,付榕森也一直耐心安抚着她的情绪,直到她睡着了才得空走在走廊抽烟。

他看了眼手机,一条信息也没有。

女人一旦绝情起来可比男人狠多了,这不,舒嘉年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他深吸一口烟,拨通舒嘉年的电话。

那边接通的挺快,只是声音柔软地与平常不太一样,他剑眉紧锁,沉声喊了句舒嘉年,电话那头的人貌似才反应过来,“啊。”

“你喝酒了?”

“关你屁事。”

舒嘉年性格寡淡,极少爆粗口,付榕森听着觉得新鲜,“抽哪门子的风?”

“付榕森,你这个负心汉,我远走他乡五年没日没夜地学习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配得上你,可我才回来你就把我扫地出门……”

话筒里,女人的声音逐渐染上委屈,听地付榕森心头莫名一疼。

舒嘉年幼年来到付家,整个青春都是在他的见证下度过,小姑娘的青春期自尊心十分要强,听不得半点关于把她排外的话,付榕森总是小心翼翼捧着她这脆弱的心度过一年又一年。

可,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?

他想不起来了,大概是从桑榆为了救自己而受伤,也可能是自己满心欢喜跑到舒嘉年所在的城市,看到她混乱的生活。

付榕森性感的喉结轻滚了下,“年年……”

“榕森哥!”

他的话被桑榆那悲戚的嗓音给打断。

付榕森立马挂断电话过去,又想到什么,他忙不迭把烟恰了丢在垃圾桶里,动作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发,语气略带责备,“怎么不披件外套出来?着凉了怎么办?”

桑榆拨开他的手,苍白的小脸勉强挂着笑,“你跟嘉年姐打电话报行程?”

“桑桑,别胡思乱想,嗯?”

“榕森哥,你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名分?”桑榆直勾勾对着付榕森平静的潭底。

因为这话,付榕森垂在半空中的手有片刻的僵硬。

桑榆心倏然一沉,她就知道舒嘉年回来就会影响她跟付榕森的感情。

桑榆退后几步,双手捂着脑袋,眼眶通红地说道:“如果你觉得为难不要紧,我不逼你,我等你。”

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眼前这个男人,他对自己的愧疚比对舒嘉年的爱要深的多,果然,付榕森上前把人拉进怀里,安抚着她,“别怕,我不会丢下你。”

桑榆趴在他怀里,眼泪染湿了他大片衬衫,红唇却勾起一抹得逞的笑。

舒嘉年,你永远挣不赢我。

翌日,舒嘉年是被闹钟吵醒的。

她昨晚跟程雅喝多了,也没回自己的住处,直接倒在付榕森的床睡着了,期间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个梦,梦里付榕森给她打电话,然后她委屈巴巴地说了一堆。

舒嘉年捞过手机,入目的画面是和付榕森通话5分钟。

她浑身一惊,差点从床上跳起来。

疯了疯了,昨晚那不是在做梦,是真的?!

舒嘉年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,喝酒真是彻彻底底的误事!

她还没缓过来劲,楼下传来佣人的呼唤,是付榕森回来了。

靠!

舒嘉年忍不住骂了句,立马跳下床跑进卫生间把自己收拾干净。

等她穿戴整齐后出来,赫然看到坐在床尾似笑非笑的男人。

“我昨晚喝多了,睡在你这里。”

付榕森长臂勾住她的腰,指尖掐着她的下颌,淡淡笑了下,“这个借口不错。”

借口?

“你不会以为我是故意的?玩欲情故纵这一套?”舒嘉年立马拍掉他的手,不屑说道:“我又不是你的小桑妹妹,不稀罕靠手段把你套在身边。”

再说了,一个不爱你的人,留着他有什么用?

舒嘉年可不傻,她才不会给自己找罪受,即使这一时半会心里还是难受。

她刚洗过澡,头发丝还挂着水珠,因为两人贴的进,水滴滴在他身上,晕染开一大片水渍。

付榕森松开手,慢条斯理地当着她的面解开衬衫,舒嘉年吓一跳,忙捂住眼,“你、你有毛病吧!”

男人不以为意拉开她的手,“躲什么?我这身材你二十岁的时候就见过了,现在才想起来害羞?”

她红着脸,硬生生别开脸,眼角的余光却还是能看到他那肌肉线条。

舒嘉年只觉得口干舌燥,浑身不对劲,却还是嘴硬,“谁稀罕看。”

说完,她夺门而出。

李嫂看到舒嘉年急急忙忙冲下来,“嘉年,你脸怎么红了?是不是酒还没褪?”

楼梯间传来男人磁性的笑声,“李嫂,嘉年昨晚喝了多少啊?早上我回来还没醒酒,抱着我不肯撒手。”

舒嘉年瞬间炸毛,“付榕森!”

这男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未免也太夸张了。

“阿森你也真是,年年脸皮子薄,这种事以后别当着她的面说。”李嫂习惯了他们俩这种模式,见怪不怪。

付榕森扣着衬衫扣子来到舒嘉年身侧,声音轻扬,“李嫂,给年年上一碗醒酒汤。”

舒嘉年瞪了眼他,警告道:“住口!”

小说《离婚后,前夫说他命里缺我》 第七章 醉酒 试读结束。

《妄想山海》进化兽天狗分支解析 主角陆展颜池少擎 默菲的小说在线阅读 《黑暗之心》黑猫的前主人艺术家过法详解 《恋爱的酸甜苦辣》第33关怎么过? 《泰亚史诗》副本瓦沙卡之墓攻略,不死不灭的大法师

返回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