扑倒摄政王后,他居然是个恋爱脑!

扑倒摄政王后,他居然是个恋爱脑!

作者:招财猫

主角:沈姝凤墨渊

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

《扑倒摄政王后,他居然是个恋爱脑!》小说试读

第9章

回到相府后,沈姝立即就开始着手对夏青进行打击报复。

沈姝叫来白霜,给她了一些银两,吩咐她去外头找了几个叫花子,散布夏青无法生育,与秦南王苟且的消息。

秦南王年约四十,一次醉酒之后强行要了夏青了身子。而没想到那一次,夏青有了身孕。

可夏青是皇后手中的棋子,哪能就这样折损嫁给秦南王为妾室。

于是,找太医要了堕胎药,将孩子流掉了。

只是没想到,秦南王妃也是个狠角色,在这药里做了手脚,导致了夏青终身无法再孕。

皇后大怒,将秦南王妃一家赶出了京城,而秦南王妃也被狠狠教训了一顿,卧榻躺了两年,才逐渐有些恢复。

只是秦南王妃因伤及了根本,身子也无法再有身孕了。

秦南王妃对皇后和夏青同样是恨之入骨。

可她势单力薄,为了保全家人的性命,不敢再造次了。

这世上,只要有秘密,就会被人翻出来。

沈姝站在窗前,将窗台上生长得肆意茂盛的花枝剪掉。

“夏青,我还没对你出手,你倒是先迫不及待了,既然你这么喜欢玩,那我可要好好奉陪到底了。”

白霜的办事效率是极快的,短短三日。

夏青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了。

此时,夏青惊慌的在皇后宫里求救。

“表姐,您可一定要帮我啊,这件事情为何会被人翻出来,明明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吗?莫不是那秦南王妃又在背后捣鬼。”

皇后威严的坐在高位上,眼神狠辣的看向外面。

是何人如此大胆,动夏青就是在挑衅她。

上一个这么大胆的秦南王妃已经吃过教训了,只是这次这个人,藏得有些深。

“不会是秦南王妃,以她现在的状态,拿什么跟本宫斗?可这是秘闻,知晓的人都已经被处理了,谁还会知道呢?”

夏青猛然想起什么,瞪大眼眸惊声道:“是沈姝,对,一定是她。我们刚给沈姝了教训,我就出事了。上次,她还在沈明朗面前诋毁我无法生育的事情,只是......她如何知晓我的事情。”

皇后思虑了数秒后道:“沈姝确实最为可疑,这件事情本宫会去查的,定要将背后那人碎尸万段,你放心,本宫会替你压下去的。”

“可是表姐,现在整个京城,甚至连那街边的乞丐都知晓了,即便无人敢再传,可所有人都知道了,将来......将来我还能嫁给摄政王吗?”

皇后轻哼了一声:“想要嫁给凤墨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除非他能为我们所用,否则将来我们定是敌对的一面。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要让沈明朗倾心于你,他下个月不是就要去边关了吗?咱们得给沈家送点大礼才行,否则,沈丞相这个老匹夫,还不知道如今这宫里到底是谁说了算的。”

“表姐,沈明朗那个呆子让他钦心于我不难,主要是那个讨厌的沈姝,三番两次的和我作对,让她哥厌恶我,沈姝不除,我心里不快。”

“一个小小的沈姝还能让你畏惧了不成?上次不是让你找了山匪去破庙教训她了吗?可有消息传来?”

“表姐,说来也是有几分奇怪,那两名山匪我已经联系不上了。”

皇后突然大怒,狠狠地拍了拍桌案指着夏青大骂。

“没用的废物,联系不上就是人没了。好一个沈姝,到底是有多大本事,竟能在本宫手底下安然无恙,青儿,你过来,有个事情本宫要交给你去办。”

皇后将夏青招了过去,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。

夏青笑着点了点头。

“青儿明白,这就去办。”

这日,沈姝正在府里快活的浇花、喂鱼,看到夏青吃憋难受的模样,她心里格外的畅快。

夏青,这只是一个开始,咱们慢慢来。

沈姝正开心之际,外头来了消息,皇后召沈姝进宫小叙。

沈姝心头咯噔了一下。

皇后来召,必然不是什么好事。

沈姝从首饰盒里翻出来那日江洛白送的朱钗,听说是皇后赏赐下来的,那便戴着这支朱钗去见皇后好了。

想要和皇后斗,她只能躲在暗处,只能让自己表现得像小白花一样,是个容易拿捏的。

临出门前,沈夫人担忧的叮嘱道:“姝儿,在皇后娘娘面前可要守规矩,切莫耍小性子顶撞了皇后,如今沈家在朝中腹背受敌,皇后娘娘突然召你进宫也不知意欲何为,万事要自己小心。”

沈姝点了点头,她何尝不知晓皇后的狼子野心。

恐怕皇后的心思,已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。

当今陛下平庸,对皇后和外戚掌权之事视而不见,朝政上的事情还有摄政王帮他打理,他落得清闲自在。

久而久之,这党派之争,也愈发的肆无忌惮了。

沈姝宽慰沈夫人:“娘,姝儿心里明白的,自是不会给咱们相府惹麻烦。”

沈姝来到皇后所住的未央宫,进门便礼貌的给皇后行礼。

皇后一眼就看到了她发髻上的红色玛瑙朱钗,那是她赏给江府的东西。

看到沈姝对她有几分敬意,皇后面上倒是缓和了些许。

“沈家姑娘免礼,赐座吧!”

沈姝恭敬的坐在一旁,皇后先是寒暄了一下沈家的情况,随后又将眼神放在沈姝的朱钗上道:“头上的朱钗,可是江家公子送你的?”

沈姝点头称是,也没有说多余的话语。

“这江家公子对你是一片赤诚啊,婚期可定了?”

沈姝抬眸对上皇后试探的模样,嘴角弯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。

“回娘娘的话,尚未。”

“你与江家公子郎才女貌,早该成婚了,不如本宫替你们做主,选个良辰吉日如何?”

沈姝就知道,皇后突然召她进宫,肯定是憋着什么坏呢。

“能得到娘娘的主张,是沈姝的荣幸,只不过与江公子的婚事家父已和江国公去交涉了,相信很快就会选出个日子了,届时,定然会邀请娘娘来喝杯喜酒。”

皇后浅笑着,没再言语这件事情。

今日召沈姝来,是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的。

“前几日,陛下得了一本典藏的古画,本宫想将古画临摹下来,听闻沈姑娘画得一手好画,可否能帮本宫这个忙呢?”

皇后见沈姝半晌不说话,又继续道:“你放心,这事儿呀,本宫会多给你一些时日,古画也准许你带回府里,等你弄完之后再拿给本宫便可。”

皇后表现出一副和蔼的模样,沈姝又不傻,自然知道皇后肯定是在给她下套,可是,这事儿她还真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理由去拒绝。

只能先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。

当王皇后将古画给到沈姝手里时,沈姝愣了一下。

这本古画,她记得前世在凤墨渊那里见过。

凤墨渊曾告诉过她,这本古画是前朝开国皇帝所画,只有一副真迹。

所以,那现在皇后给她的这个,是假的?

小说《扑倒摄政王后,他居然是个恋爱脑!》 第9章 试读结束。

返回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