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长寂姜盈

宁长寂姜盈

作者:佚名

主角:宁长寂姜盈

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

《宁长寂姜盈》小说试读

“阿娘……”

“夫人……”

其他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,急忙去扶秦采薇。

秦采薇吐出几口血才勉强站起身,死死盯着姜盈手腕上的金玲。

姜盈压根没拿正眼看她,转身对宁长寂道:“这是我跟姜家的恩怨,我自己能搞定。你先离开,我们之间的事稍后再说。”

宁长寂看看面色惨白的秦采薇,又看姜盈腕上的金玲,最终‘嗯’了一声。

转身离去前,还优雅地朝秦采薇和姜云庭行了一礼。

那行云流水的仪态,看得姜盈连连咂舌。

不愧是饱读诗书的谦谦君子,一言一行都那么养眼。

若不是他死抓着成亲的事不放,真想收他进后宫……

秦采薇看她一副丢人现眼的花痴相嘴角抽了抽,更加怒不可遏:“来人,拿我的令牌去请执法堂的几位长老过来,本夫人今日要替青州清理门户。”

姜盈很无所谓看她一眼。

想揍她的人多了去了,最后怎么死都不知道。

姜云庭却大惊失色:“阿娘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青州姜氏千年名门望族,除了培养姜氏本家的后辈之外,也会收大量外姓弟子。

姜氏不止是一个家族之外,也是一个门派。

本家弟子犯错,最多拉到祠堂惩戒一番。

外姓弟子犯错,也自有各自的师傅管教。

但凡惊动执法堂,必定是犯下弥天大错。进了执法堂的弟子,即使不被逐出师门也要去掉半条命。

秦采薇冷笑:“且不提她之前犯下的种种过错,就说她今日竟敢对亲娘动手。如此大逆不道,难道不应该被重罚吗?”

姜盈轻飘飘看她一眼:“原来你还知道你是我亲娘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秦采薇被戳中痛点气得跳脚,姜云庭急忙劝住她:“盈盈的行为确实有不妥之处,你要教训她几句也就算了,何必小题大做惊动执法堂。”

秦采薇气急败坏瞪着姜盈:“她自恃有高阶法器护身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,那我就只能找人来教训她。”

姜盈虽然从小不在她膝下长大,又混在仆从堆里学了一身臭毛病,脾气还又臭又硬不服管教。十年前甚至为一己私欲,打断姜清渺的手。

可说到底,到底她的亲生女儿啊。

这段时间以来姜盈做了很多错事,她都念着骨肉亲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没想到她变本加厉竟敢对亲娘动手。

再不好好管教,恐怕真要为青州姜氏招来弥天大祸。

偏偏她又有高阶法器护身,那就只能请执法长老出面夺了她的法器再做处置。

姜盈对她的话无动于衷,反而不屑冷笑:“亲生女儿被执法堂处置,你这个做亲娘的可真有脸。”

“你……”秦采薇一下子无话可说。

“阿娘,法器护主也怪不得盈盈,她知道错了。就她犯的那点小错倒也不用惊动执法堂,这样吧,我这个当大哥的做主,就罚她在祠堂跪一夜好好反省,今晚不准吃饭。”姜云庭边劝边向姜盈使眼色,示意她服个软。

祠堂啊?

巧了,她正好要到祠堂去寻人呢。

姜盈心中一动,勾了勾唇:“好啊。”

秦采薇本来就没想惊动执法堂,只是想卸掉她身上的防御法器。

如今看她服软火气也消了几分:“我今天就看在你的面上,饶过她这一次。不过,跪一夜只怕她长不了多少记性。来人,将大小姐捆到祠堂,罚五十鞭。”

“……”

好不容易躲过叶凌霄的鞭刑,却在这儿补上了。

天道爸爸是不是跟她有仇?

“阿娘……”

姜云庭还想劝,仆从们已经一拥而上。

姜盈身上的金玲再次发出道道金光筑起一道屏障,所有人都被弹飞出去。

她纡尊降贵抬了抬眼皮:“我姜盈就算站在这里不还手,你们青州姜氏所有人但凡能碰到我一根头发丝,算我输。”

她身上这九枚金玲名为九曜铃,是世间数一数二的护身法器,可惜已经在渡劫时被劈坏大半。

不过她本人乃是九转金丹境修为,就算什么都不做,灵力也会自然萦绕于周身形成一道护身屏障。

当世能破开她护身屏障的人,一只手就数得过来。

为了掩人耳目,她ʝʂɠ已经悄悄将护身灵力和九曜铃结合在一起。

二者双重加持之下,估计整个东州也没人能动她一根头发丝。

“你……”秦采薇本来是想骂人的,但突然想到了什么,话锋一转冷冷道:“罢了,都是一家人,我也不想闹得太难看。你行为不端,到祠堂跪一晚上好好反省就算了。”

“????”

姜盈还在诧异她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,就听秦采薇接着道:“但你随意处置渺渺的贴身侍婢,心狠手辣,丝毫没点做长姐的模样,就罚你把这件法器赔给她。”

“???”

秦采薇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提议有问题,反而有几分施舍的模样:“渺渺天生身子弱,修炼了这么多年也才堪堪筑基。素樱是她的贴身侍女,平常负责护卫她的安全。如今你废了素樱的修为,万一渺渺遇上危险怎么办?你把这件法器赔给她此事就算揭过,你父亲那里我自会去跟他说。”

姜盈一直都知道秦采薇偏心,可还是又一次刷新了下限。

她懒得多说废话,漫不经心嗤笑出声:“啧,我这人恶毒,想抢我东西的人都必须要死。你不怕死的话,可以试试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秦采薇刚想发作,就被姜云庭厉声呵斥:“阿娘,你差不多得了。我知道你心疼姜清渺,但你别忘了,盈盈才是你的亲生女儿。”

秦采薇也火了:“姜盈素来皮糙肉厚,心思歹毒有仇必报,谁还能欺负她不成?可是渺渺那么柔弱,我多护着她点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”姜云庭已经不想跟她争辩,失望的闭了闭眼:“如果你再这样,我立刻给外祖母和舅舅传信。”

“你敢。”

“你看我敢不敢。你别忘了,上次逼走盈盈后,外祖母是怎么教训你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秦采薇终究是怕了这个长子,狠狠剜姜盈一眼:“看在你外祖母和舅舅的份上今日暂且放过你,还不快滚去祠堂跪着好好反省,什么时候想清楚什么时候再出来。想清楚之前,不准吃饭。”

姜盈耸耸肩,竟真老老实实去了祠堂。

押送她的仆从早就得到秦采薇的命令,待她进去后迅速关上门。

姜盈都懒得多看一眼,径自走到一排排牌位面前认真寻找起来。

找得眼睛都花了,终于看到两个熟悉的名字——

姜昊,应漪。

姜盈顿时目瞪狗呆:“**,都那样了竟然还能he?你俩没带着我们这些子子孙孙去挖野菜也是奇迹啊。”

小说《宁长寂姜盈》 宁长寂姜盈第21章 试读结束。

返回
顶部